<strike id="tdxnt"><noframes id="tdxnt"><em id="tdxnt"></em>

    <del id="tdxnt"><form id="tdxnt"><ruby id="tdxnt"></ruby></form></del>

      <ins id="tdxnt"><address id="tdxnt"><del id="tdxnt"></del></address></ins><i id="tdxnt"></i>
      <ruby id="tdxnt"><form id="tdxnt"><dl id="tdxnt"></dl></form></ruby>

          <strike id="tdxnt"><form id="tdxnt"><pre id="tdxnt"></pre></form></strike>
            <ol id="tdxnt"></ol>

              <ol id="tdxnt"></ol>
            <listing id="tdxnt"><nobr id="tdxnt"></nobr></listing>
            <thead id="tdxnt"><noframes id="tdxnt"><pre id="tdxnt"></pre>
            <meter id="tdxnt"><video id="tdxnt"><mark id="tdxnt"></mark></video></meter>

            <b id="tdxnt"><address id="tdxnt"></address></b>
            搜索
            搜索
            搜索
            確認
            取消
            公司動態
            /
            /
            /
            林雪萍:面對美國巨額芯片補貼,中國該如何應對?

            林雪萍:面對美國巨額芯片補貼,中國該如何應對?

            林雪萍:面對美國巨額芯片補貼,中國該如何應對?

            8月9日,美國政府簽署了《2022年芯片與科學法案》(以下簡稱Chips法案)。這項高達2800億美元的法案,讓白宮草坪上的美國政客臉上充滿了陽光般的喜悅。美國總統表示,“這是一代人才能碰上一次的投資”,頗有點千年等一回的意思。而隨后,華爾街股市的反應,卻是翻臉不認,半導體科技股一片跌勢。

            Chips法案也引發了中國輿論的強烈關注。有的人表示沮喪,覺得供應鏈快要被切斷;也有人比較興奮,覺著國產半導體可以借此機會大舉發展;還有人認為美國已經活成自己討厭的樣子,居然也開始補貼市場??梢哉f,從來沒有一項美國的經濟法案,牽動如此復雜的情緒。

            面對這項看上去專門針對中國半導體進行封堵的法案,中國供應鏈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一切為了制造

            就在這一天,第三大存儲器廠家美光,宣布投資400億美元,進行產能擴充。而高通,也與全球第三大晶圓代工廠美國格芯,建立合作伙伴關系,投資42億美元,擴建格芯的工廠。這兩個應景的市場行動,以完美的姿態配合了美國政府的法案簽訂。白宮也將這份聲明看成自己的功勞,聲稱這將使得美國存儲器芯片的生產份額,從2%提高到10%。

            一切都是為了制造。美國政府期待這項法案,未來六年可以創造100萬個就業崗位。

            根據全球半導體行業協會SIA的數據,美國目前生產了全球12%的芯片,而在1990年這個數字是37%。而現在,將近全球75%的產量,都是亞洲東部的國家所形成的。

            Chips法案,說到根本就是為了奪回美國芯片的制造主導權。

            這項2800億美元的法案其中有2000億美元,用于刺激國內的研究。雖然數目巨大,但它指向基礎研究領域,并沒有太多受人關注。其實在1960年代中期,在登月競賽的高峰期,聯邦政府將GDP的2%投入到研發中。到2020年,這個數字已經下降到不到1%。這2000億美元也是一個修復性反彈,并不奇怪。

            最重要的是,包括520億美元的芯片制造的產業補貼,以及美國芯片工廠240億美元的投資稅收抵免。

            這是這項法案的關鍵所在。它被裝上了定向器,充滿了特定的用意,它就是為了打擊中國的半導體供應鏈。這讓全球芯片行業中,充滿政治色彩的戰斗愈演愈烈。

            美國號稱是全球最市場化的國家,補貼市場的這種行為自己從來是看不上眼的。實際上,美國多年來一直指責中國重商主義的產業政策。然而這一次,美國是打算跟中國學了,直接訴諸立法,指導半導體產業升級。

            美國正在加緊“晃動大樹”,想將中國從全球芯片供應鏈的果樹上振蕩出局。美國想晃動的不只是一棵樹,它也緊盯著其他樹。跟Chips方案相對應的是,美國同時與韓國、日本、中國臺灣商量組建芯片聯盟Chip4,搞芯片小團體,進一步對中國形成圍堵。

            后三者很難有實力拒絕這樣的提議。

            漏洞百出的法案

            這項法案,無疑會進一步鞏固美國在芯片行業的主導地位——這個地位從來不曾丟失,除了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被日本曾經短暫地晃動過。

            然而,半導體企業要獲得美國政府這800億美元的陽光午餐,絕非沒有代價。公司必須滿足的一個條件是,在美國建廠獲得補貼之后,十年之內,不得在中國擴大半導體的制造產能。這個赤裸裸的附加條件,意味著這筆巨款也是燙手山藥。

            Chips是一場美國政府擺出來的鴻門宴,引誘國際半導體巨頭與中國供應鏈脫鉤。這些補貼能夠使得少數晶圓廠大幅降低成本,自然可以幫助美國芯片巨頭,而小塊頭的供應商則很難喝到足夠的甘露。但是缺乏小的供應商參與的供應鏈,將會頭重腳輕,最后還是顧此失彼。

            供應鏈需要豐富的網絡,包括像巨型多晶硅、晶錠這樣的材料來切成芯片晶圓,芯片制造后所進行的全部測試、封裝和組裝工作,都需要多樣化的供應商來配合。如果芯片制造在美國,封裝再運到中國來,那么它的價格仍然不會有優勢的。而想在美國建立這么長的鏈條,短時間內幾乎是不可能的。

            螺絲釘怎么辦?膠水怎么辦?美國哪里能找到這么基礎的產業,這些產業都只有在中國的供應鏈無比精細的骨頭縫隙里,才能做得到而且有利可圖:有些供應商是沒有肉吃的,他們是吃骨髓長大的。美國制造,真做不到。

            中國,依然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能夠全面覆蓋半導體的產業分類體系,有著訓練有素的工人。這是任何新興市場都無法做到的,美國高昂的勞動力成本和制造業已經被空心化了:所謂的低端制造業不復存在。但沒有低端制造,就不會有高端制造。想將這些空洞的部位填滿,將比修建幾個先進制造工廠,難度要大得多。這是美國制造的結構性退化,就像鴕鳥空有翅膀,卻再也無法飛起來。在汽車行業,20萬元以下的汽車很難在美國制造,也是同樣的道理。

            2021年全球芯片產業為5600億美元的市場規模,在它的上部則密密麻麻地支撐了數萬億美元級別的消費品和工業品市場。以區區500億美元的法案,來重組全球萬億美元的供應鏈,無疑是有難度的。這也意味著,美國政府所說的 “讓芯片制造回家”,也就是讓制造,回到它所發明的地方,雖然煽情十足,但卻無法做到。

            “本處發明,離岸制造(Invented here,manufactured there)”一直是美國政府最為記恨的現象。液晶顯示屏LCD,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就由美國電視大王RCA發明,但RCA就是無法將它商業化。GE、羅克韋爾和IBM都費盡周折,也無法做到。只有當LCD技術漂洋過海到了日本,才逐漸將制造技術填補上來,最后將液晶電視送進千家萬戶:此時RCA早已衰敗。但這就是美國制造所進化出來的生理結構,不是今天,也不是昨天,這幾乎是半個世紀的故事。

            更何況,該法案要兼顧的內容太多,有汽車、有國防,還有無線網絡。為了促進美國在無線供應鏈方面的創新,Chips和科學法案,還包括15億美元用來鼓勵無線網絡的供應鏈。供應鏈是一個老樹根,越往左右看,越是根節交錯;越是往深處看,越是深不見底。

            換一個角度考慮,520億美元芯片制造補貼聽上去很高,但如果考慮到十年之內無法分享在中國制造的巨大優勢,那么它所具有的戰略勢能,就會跌下來很多。信息技術產業委員會ITIC的成員包括幾十家科技公司,將成為Chips法案的首要政策重點。520億美元,分5年提供補助,每年104億美元。再分攤給20家公司,就是5億美元多一點。每年只有5億美元的免費干糧,很難滿足大公司的胃口。

            更何況,吃下這些免費小餅干,還意味著另外一個風險,那就是丟掉中國市場的大蛋糕。據半導體協會SIA的數據,中國從2014年到2030年在芯片領域總投資超過1500億美元。如果中國出現對等反制的措施,就會讓這些企業心神不寧。

            Chips法案的資金若要真正發揮作用,將需要三年的時間。

            更重要的是,這項法案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時間差。所有的新建工廠都會用最先進的制程。然而很多汽車、消費品所使用的芯片,并不需要最先進的制程。28nm制程的芯片,已經可以解決大部分問題,只有智能手機等少數應用才會像追命鬼一樣,推動摩爾定律往前飛跑。這意味著,傳統技術很難被Chips法案所覆蓋。而大量的新品和勞動力,將依然被嚴重忽視。

            Chips法案幫助了美國制造業,但要想實現在制造方面與亞洲晶圓廠平起平坐,還是來日方長。根據波士頓咨詢集團預計,在美國建立一個自給自足的半導體供應鏈將耗資3500億~4200億美元。

            美國研發,美國制造,只是一個工業烏托邦,充滿了政客熱心的理想主義,卻忽略了供應鏈網絡事無巨細的復雜性。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州的大工廠,遲遲建立不起來,最后不得不罰款了事,不是沒有原因的:只有地方州政府的補貼,但沒有配套工廠,沒有勞動力,也沒有培訓機構。只能是孤零零地蓋上幾座大樓,然后在空氣中發呆。

            更何況,半導體行業還有一個魔鬼般的調節器,那就是市場周期。它總是在投資者興致勃勃投產的時候,開始扭頭向下。一個晶圓廠投資動輒100億美元以上,但下一個周期來得像火箭一樣送人上天,還是像導彈那樣送人上西天的呢?不得而知。

            陰云正在籠罩而來。美國咨詢公司Gartner預測,半導體銷售額2022年預計僅增長7.4%,遠遠低于2021年26%的增長。這兩年的芯片荒,其實有一筆驚天的陰謀可能還有待于揭開——那就是,分銷商用故意囤貨的方式,制造了這場史無前例的芯片荒。這大大扭曲了市場的判斷力,過于擴張產能的制造商將會為這一個危險的假象,付出巨大的代價。

            就在同一天,在美國白宮草坪上歡樂陽光版本的故事中所沒有披露的是,美光還有陰郁的消息沒有發出來。美光預警第四季度的銷售額將非常糟糕,此前曾預測銷售額為72億美元,遠遠低于分析師的91億美元目標。但現在,72億恐怕也保不住。

            美光首席執行官認為,芯片需求的下降現在正在擴展到消費電子產品之外,打擊其他似乎更強勁的行業,如數據中心和汽車行業也在受到連累。這就是第二天華爾街股市大跌的真正原因。Chips法案,就是一場未知效果的緩釋膠囊,企業眼下的病還無法靠它來產生療效。

            企業家外交的反擊

            這項歷時一年多的芯片法案的通過,是美國制造史上一個里程碑的事件。為了應對中國科技的崛起,或者說這兩年雖遭打壓但依然倔強向上的中國制造,美國正在改變此前單一制裁的策略,全面加碼到國家級的行為。而在以前,美國單純依靠商務部的出口管制黑清單,像發射冷箭一樣對特定中國高科技公司進行制裁。

            這場的博弈,不會只發生在芯片上。除了芯片外,美國也在采取措施打擊近年來呈現快速發展跡象的中國電動汽車產業。例如,美國參議院最近通過了一項名為“通貨膨脹減少法案”的法案,該法案為電動汽車提供了7500美元的稅收抵免,在2023年之后不再使用任何中國的電池或者組件。

            那么,中國的應對方法是什么呢?

            很顯然,中國企業面臨的局面,會是一個短期痛、長期松。它們一方面需要努力自強,一方面也要堅定走出去,拓展海外市場。

            中國需要堅定地走自主發展之路。供應鏈的龍頭企業,會有更大的動力,來支持上游供應鏈的突破,無論是華為的哈勃投資公司,還是聯想對于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的投資,都是瞄準扶持芯片實現進一步的突破。聯想集團作為最終用戶端,對京東方創始人所新創立的顯示器芯片,進行了工程化的扶持,就是這個鏈條上不為人所知的細小努力。但一根參天竹子的成長,需要每塊竹節都一起向上挺拔。

            這是強身健體的內功修煉。而在外部,則同樣有一局大棋,需要徐徐展開。

            芯片法案,掀開了一場國家供應鏈的驚天大博弈。然而需要仔細區分的是,博弈方并非只是簡單的美國政府和中國政府,真正需要考驗的是美國制造潛能,和中國供應鏈的效率和市場潛力的較量。而這些,都是市場行為。

            美國企業和美國政府想的是不一樣的,這是兩撥人。企業跟政府并不是鐵板一塊。這是中國要應對的關鍵破局點。

            日本、韓國也是如此。

            2019年7月,日本政府宣布對向韓國出口的三種材料加強了管制,從一攬子出口許可項目改為個別許可項目。這三種材料包括清洗用的高純度氟化氫、光刻膠等,對半導體和顯示器的生產都是至關重要的。在隨后的8月份,東京還進一步宣布,將韓國從優惠出口管制的可信賴貿易伙伴的白名單中進行降級。這兩手就是所謂的“優化對韓國的出口管制”。

            在半導體設備制造和材料領域都是世界霸主的日本,動了一下小指頭,在局部就掐斷韓國供應鏈。韓國政府表示強烈反對,認為日本將正常商業的供應鏈關系政治化。如果國際供應鏈都可以隨時切斷,就會對韓國的主導產業形成窒息性威脅。

            一時間兩國政府關系高度緊張。而韓國也隨即出臺了各種國產化、自主化的政策和行動措施。

            然而企業的做法,則迥然不同。面對限制,韓國龍頭企業反應迅速。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镕和海力士Hynix CEO李錫熙,都在第一時刻緊急飛往日本解決問題。

            這場持續了兩年的斷供,最后不了了之。政府官員都換屆了,日韓企業早已在私下達成默契。

            商業伙伴私下的來往所帶來的經濟收益,有時候是在外交官的唇槍舌劍的交鋒之外??鐕髽I之間的企業家友誼,在悄然之中穩固著全球供應鏈的韌性。

            七月底八月初的兩周,TCL董事長在日本和韓國廣泛地拜訪客戶,十天拜訪了十家客戶,大舉團結日韓企業家。韓國半導體業界對于韓國加入美國的“Chip4芯片四方聯盟”,心情復雜。

            韓國經濟跟中國經濟高度關聯,韓國半導體產品無論是生產和銷售,都要緊密依賴中國。三星在西安設有兩座制造3D閃存的大型工廠, 產能占三星全部閃存產能的40%以上,占全球產能也有15%以上。中國是其無法割舍之地。盡管韓國對中國半導體也有警惕,但中韓在半導體領域的競爭與合作,依然是不可動搖的主流。

            TCL董事長分享了他在首爾與老朋友LX Semicon的具本俊會長會面的情況,在日本拜訪了佳能的御手洗會長。即使是跟又是競爭對手又是供應商的三星顯示,TCL依然保持了良好而融洽的關系。企業家們的友誼,在這個環境下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日本制造業常青樹索尼的前CEO出井先生,曾在聯想集團擔任董事近十年,為聯想集團穩居全球PC第一的行業地位也是出謀劃策。今年他去世的時候,聯想的一篇悼文引發了日本朋友的溫暖的情懷。多年的朋友,制造界割舍不開的情誼,都在不同場合暗自強化著中國供應鏈的韌性。

            這些都是非常清醒和有效的做法。中國企業的國際化先鋒很多,TCL有40%的市場份額來自國外,今年兩會TCL的提案也是要堅決走國際化。真是言行一致。聯想集團有75%的收入來自國際,重慶宗申摩托車有60%的收入來自國外,京東方則有40%,青島海信也達到了40%,并且在向50%的目標而努力。

            制造業走向國際化,是中國深耕國際版圖的一個重要環節。在到處都是供應鏈脆弱的地緣政治風暴之中,制造業是抗擊波動的穩定器。在東南亞,印尼作為全球第四大人口國,是中國至關重要的伙伴。上汽通用五菱在印尼的制造工廠,成為印尼內閣政府官員的打卡地。而它所生產的宏光Mini更是G20峰會的官方指定用車。在歐洲,對中國支持最堅定的國家是匈牙利。而聯想6月份在首都布達佩斯附近的烏諾新工廠,成為本地政府最為看重的投資。即使是那些對華不太友好的在野派,也對這樣的投資充滿善意。

            制造是最重要的外交第二戰場。這些國際化的觸角,就像是一根根套向海港邊的纜繩,當大風大浪來臨的時候,讓海船不會被暴風雨吹散。也是這些觸角,讓中國和其他地方的經濟,一起相互嵌入。嵌套之中,這些觸角也是國家間關系的堅固支撐。企業家,正是其中的守望者。

            在已經被攪動的供應鏈動蕩的局面下,中國企業家需要走出去,在動態中把握機會。美國政府補貼附帶的條件無疑會導致全球芯片供應鏈的長期變化。很顯然,美國無法將芯片制造都帶回美國。但是它的第二套算盤所打定的主意是,“只要不在中國制造”。這會使得全球供應鏈可能產生水花四射,濺到池塘之外的效果。例如三星和SK海力士都在評估將制造業從中國轉移到其他地方。上周三星還宣布,將在越南投資33億美元用于半導體制造。

            但這種水花四濺的供應鏈局面,自然充滿了變數,也意味著到處都是廣泛的操作空間。

            在這個檔口,中國國際化的企業都應該站出來,走企業家外交的新路子,走出一條跟政府外交不一樣的路線。抓住美日韓企業家和政府的分歧點,抓住供應鏈正在出現的飛沫化散開的局面,中國企業家也要努力爭搶同盟。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是全球各國企業都擅長的事情。

            芯片爭奪戰,并非只是國家與國家的博弈。并非只是等著政府去動手,而企業家只需站在旁邊等著。這樣的心態,就像是坐等家里大人出去打架的孩子。不應該是這樣的。企業家更有優勢去建立親密的關系。完全建立更強的精神連接和利益連接。

            小記:護欄與砍刀

            中國制造比任何時候,都要融入全球供應鏈。供應鏈不能斷,就需要有心去維護。相比于政府之間的較量,企業家的手段甚至更有效:利益、人情、大道理、交朋友。

            美國政府用附加條件,為美國芯片人為地建立起一條“政治護欄”,試圖隔斷供應鏈。然而,在商言商,國際化企業家們完全可以聯手,走出“供應鏈反脆弱”的一條“突破護欄”之路。西方政治家忙著建立地緣政治的護欄,而國際化企業家的手里卻握滿了砍刀和斧頭。

            中國制造需要堅定地走出去,比任何時候都要堅決。那些享受到本土制造紅利的國家和地區,就會成為中國制造堅定的擁護者。這些制造基地一個一個連起來,就會構成了中國外部環境的連綿邊疆。而企業家外交,則為中國供應鏈增加了無限的韌性。

            來源:微信公眾號: 秦朔朋友圈 

            關鍵詞:

            返回列表

            聯系方式

            CONTACT INFORMATION

            地址:湖南省長沙市開福區棲鳳路486號開福軟件產業園(凱樂微谷)A座12樓

            電話:0731-85461150

            hr@greatleo.com.cn (人力資源)

            liming@greatleo.com.cn(產品銷售)

            公眾號

            OFFICIAL ACCOUNTS

            歡迎關注我們的官方公眾號

            公眾號二維碼

            招聘微信

            Recruitment WeChat

            歡迎關注我們的招聘信息

            公眾號二維碼

            業務合作

            ONLINE MESSAGE

            留言應用名稱:
            客戶留言
            描述:
            驗證碼
            曰批视频在线观看免费网站欧美性爱,日本淫妇一区二区,婷婷久久久久亚洲精品无码系列,日本强伦视频在线播放
            <strike id="tdxnt"><noframes id="tdxnt"><em id="tdxnt"></em>

              <del id="tdxnt"><form id="tdxnt"><ruby id="tdxnt"></ruby></form></del>

                <ins id="tdxnt"><address id="tdxnt"><del id="tdxnt"></del></address></ins><i id="tdxnt"></i>
                <ruby id="tdxnt"><form id="tdxnt"><dl id="tdxnt"></dl></form></ruby>

                    <strike id="tdxnt"><form id="tdxnt"><pre id="tdxnt"></pre></form></strike>
                      <ol id="tdxnt"></ol>

                        <ol id="tdxnt"></ol>
                      <listing id="tdxnt"><nobr id="tdxnt"></nobr></listing>
                      <thead id="tdxnt"><noframes id="tdxnt"><pre id="tdxnt"></pre>
                      <meter id="tdxnt"><video id="tdxnt"><mark id="tdxnt"></mark></video></meter>

                      <b id="tdxnt"><address id="tdxnt"></address></b>